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他是令高晓松眼红的狂才,写黄书怼强权,如今已离去21年...

2018/4/12 13:40:18      点击:
#编者按#1997年的今天,王小波永远离开了人世。王小波的文学一直饱受争议,这也正是他为何出名的原因,他杂文里平实语言中带着一股锐气。李银河在《沉默的大多数》的序里写到,“冯唐赞誉王小波是中国现代汉语文学一个“好得不得了的开始”,确实在某种意义上,王小波在中国近代的文学史上就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存在。所以今天就转载一篇滚君关于王小波的文章,让我们一起再看看这个老炮儿的故事。

曾经有这么一个老流氓,经历三反五反,大跃进、文革,见证了老舍等大师的陨落,从此心里坚定下文学创作的愿望,要继续为自由发声。

他本是工人,却转行当了作家,用看似粗鄙至极的语言,给大家诉说着最深刻的事理。

而到死亡降临,他还有很多理想没有完成,只能静待后人去为他实现……

他是一个有趣的男人,兼具男人的豪放与女人的细腻,他是被称为雌雄同体的一代宗师。

他就是被高晓松称之为“中国白话文第一人”的王小波。


王小波

之前因为一段视频,他曾爆红网络。

视频里,他仗义执言:

对于四十岁才开始写小说这件事,其实主要还是因为喜欢。如果不能表达的话,感觉自己的生命就像是被剥夺了,这比死亡更可怕。

而说起北京的变迁,王小波觉得,这座城市越来越现代化,也越来越丑,令人恶心。

谈及同性恋的问题,王小波说中国同性恋者的日子不好过,中国人胆小。

而我们的群众们,往往都是自愿被控制的,哪还有人权可言?

王小波说,尊严就是你走在任何地方,被当做是一个人物而不是一个东西来看待。


采访视频

王小波是一个看穿了时代的人。

他出生于风云变幻的1952年,这是一个剧变的时期:老舍自杀、胡风入狱……

幼年的他便开始经历社会的变革,父亲被误划为“阶级异己分子”,受到无尽的折磨。家庭的重大变故,给王小波的心理,造成了巨大的影响。

所以他说,人的一切痛苦,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。


小时候的王小波

他的父亲不想让他学文,那个时代太危险了。然而王小波却在这种沉默中学会了思考。

他沉浸于思考,他觉得只有写作才能成全他的不甘心。就这样平庸的活下去,衰老下去,简直比死亡更加可怕。于是他就开始了写作。

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死亡。他在沉默中爆发了,带着坚定的信念,要为当时那不能说的自由发声,去呐喊,去书写。

而这一写,就是一生。

后来,他经历了云南兵团的劳作和上山下乡,这一切给王小波极大的触动。

他见到了最底层人们的生活,他见到了那个扭曲的时代,他见到了城市和农村之间,到底有着怎样的不同。

这段时光也奠定了他那种极度接地气的文风:看似粗鄙不堪,实则真切至极。

作品中的那种怀疑色彩,都是还是来源于这段生活,来源于这个时代。作为技术性工种出身的王小波,有时候更像一名工程师,很多事情都想追问个清楚。

追问来追问去,终究追问成黑色幽默。

因为有些历史时期,本来就是一段黑色幽默。

再后来,他回了北京,认识了在《光明日报》工作的李银河。李银河让王小波感觉到了心灵上的共鸣,于是王小波开始追求李银河。


李银河与王小波

最初见面的时候,很有戏剧性。李银河觉得王小波长得太丑,于是拒绝了他。

王小波气了个半死,痞气上来了,写了一封非常恶毒的回信,你长得也不是那么好看啊!

而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种个性和痞气,反而打开了李银河的心结,他们终于在一起了。

此时的王小波,看过了太多人和故事。他感觉到,在这扭曲的时代里,人民毫无尊严可言。他们自愿受到精神上的奴役,不敢抗争,甚至不敢发声。

王小波开始描写表现这些事儿,用他那最接地气甚至有些粗鄙的预言,去描写这时代人们不敢提及的一切。

他描写性、描写思想抗争、描写社会上的不公和黑暗,用那近乎于小黄文的毒鸡汤,去赤裸裸的映衬这个时代的一切。他感觉人们需要这种东西,需要去直面这些东西。

他始终认为,自己要做一头“特立独行的猪”。

幸运飞艇 /